RepuX协议

RepuX协议 重要通知

  1. 请仔细阅读本节和以下章节,标题是“免责声明”、“REPUX不作任何陈述和保证”、“您的陈述和保证”、“前瞻性陈述的注意事项”、“不做建议”、“关于分配和传播的限制”、“不提供证券或注册”以及“风险和不确定性”。 如果您对所采取的行动有任何疑问,请咨询您的法律、财务、税务或其他专业顾问。

  2. RepuX令牌(正如白皮书中所定义的)无意在任何司法管辖区构成证券。 本白皮书并不构成任何类型的招股说明书或要约文件,亦无意构成任何司法管辖区证券的要约或证券投资的招揽。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参阅RepuX有限公司保密私募发行备忘录。

  3. 本白皮书并不构成或形成任何有关出售的任何意见的一部分,也不构成RepuX购买任何RepuX令牌的任何要约的任何招揽。

  4. RepuX令牌的分销商将是RepuX有限公司(“RepuX”)的一个关联公司,并将RepuX令牌销售的所有收益部署资助RepuX协议、业务和运营。

  5. 任何人不得就销售和购买RepuX令牌订立任何合同或有约束力的法律承诺,并且不会在本白皮书的基础上接受加密货币或其他形式的支付。

  6. 分销商与作为买方您之间的任何协议以及与任何买卖RepuX令牌有关的协议,仅受单独的、列出该协议条款与条件(“条款与条件”)文件的约束。 若条款条件与本白皮书有不一致之处,以前者为准。

  7. 除非您有资格成为美国标准下的“认可投资者”,否则您没有资格购买预售中的任何RepuX令牌(正如本白皮书所定义的)。

  8. 在推出RepuX协议之前,认可投资者可以通过SAFT合同获得购买预售中的RepuX令牌的权利。 如果您是有兴趣参加预售的认可投资者,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9. 没有任何监管机构审查或批准本白皮书中所列的任何信息。 根据任何司法管辖区的法律、监管要求或规则,还没有或将要采取这样的行动。 本白皮书的发布、分发或传播并不意味着遵守适用的法律、监管要求或规则。

  10. 存在与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及其各自的业务和运营、RepuX令牌和令牌销售有关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有关风险和责任的完整列表,请参阅“RepuX有限公司保密私募发行备忘录”。

  11. 本白皮书及其任何部分或其任何副本不得带到或传播到任何禁止或限制分发或传播本白皮书的国家。

  12. 若不包括本节和下列章节,标题为“免责声明”、“REPUX不作任何陈述和保证”、“您的陈述和保证”、“前瞻性陈述的注意事项”、“不做建议”、“关于分配和传播的限制”、“不提供证券或注册”以及“风险和不确定性”,则本白皮书的任何部分均不得被复制、分发或传播。

免责声明

  1. 在适用的法律、法规和规则允许的最大范围内,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不承担任何由于您接受或依赖本白皮书或其任何部分而产生或与之有关的、间接的、特殊的、附带的、作为结果的,或任何形式的、侵权的合同,或其他方面的(包括但不限于毛收入、收入或利润的损失,以及使用或数据的丢失)的损失。

RepuX不做任何陈述和保证

  1. 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不会以任何形式向任何实体或个人做出或声称作出任何陈述、保证或承诺,包括与本白皮书所载任何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相关的任何陈述、保证或承诺。

RepuX的陈述和保证

  1. 通过访问和/或接受据有本白皮书或其中任何部分(视情况而定)中的任何信息,您向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声明并保证如下:

    1. 您同意并确认,RepuX令牌不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司法管辖区域构成证券;

    2. 您同意并承认,本白皮书并不构成任何形式的招股说明书或要约文件,也无意构成任何司法管辖区内的证券要约或证券投资招揽,您没有义务订立任何合同或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承诺,在本白皮书的基础上不接受加密货币或其他形式的支付;

    3. 您同意并确认,没有任何监管机构审查或批准本白皮书中所列的信息,没有根据任何司法管辖区的法律、法规要求或规则采取任何行动,本白皮书对于您的的发布、分发或传播并不意味着已经遵守适用的法律、监管要求或规则;

    4. 您同意并承认,本白皮书、承诺和/或令牌销售的完成不应被您解释、理解或视为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RepuX令牌以及令牌销售优劣的标志;

    5. 本白皮书、其任何部分或其任何副本的分发或传播,或您对本白皮书、其任何部分或其任何副本的接受,均不受您所在司法管辖区域内的适用法律、法规或规则的禁止或限制,并且在与据有有限制的情况下,您已自行承担责任遵守并符合所有此类限制,且不对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负责;

    6. 您同意并承认,在您想购买任何RepuX令牌的情况下,RepuX令牌不得被解释、理解、分类或视为:

      1. 除了加密货币以外的任何种类的货币;

      2. 任何人或实体(不论是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发行的公司债券、股票或股份,有关该等公司债券、股票或股份的权利、期权或衍生品;

      3. 集体投资计划中的单位;

      4. 商业信托单位;

      5. 商业信托单位的衍生品;或

      6. 任何其他证券或任何类别的证券。

    7. 您充分知晓并理解,如果您不是符合美国标准的“认证投资者”,则您没有资格参加RepuX令牌的预售;

    8. 您对加密货币、基于区块链的软件系统、加密货币钱包或其他相关令牌存储机制、区块链技术和智能合约技术有基本的了解;

    9. 您充分了解并理解,在您想购买任何RepuX令牌的情况下,存在与RepuX和RepuX基金会及其各自的业务和运营、RepuX令牌和令牌销售相关的风险;

    10. 您同意并承认,RepuX和RepuX基金会均不承担任何由于您接受或依赖本白皮书或其任何部分而产生或与之有关的、间接的、特殊的、附带的、作为结果的,或任何形式的、侵权的合同,或其他方面的(包括但不限于毛收入、收入或利润的损失,以及使用或数据的丢失)的损失;以及

    11. 上述所有陈述及保证,自您访问和/或接受拥有本白皮书或其任何部分(视情况而定)时均属真实、完整、准确及无误导性。

关于前瞻性陈述的警示性说明

  1. 本白皮书可能包含某些前瞻性陈述,包括但不限于涉及未来营运业绩和涉及风险和不确定性的计划的陈述。 我们使用诸如“期望”、“预期”、“相信”、“估计”,这些词语的否定词以及类似的表达来确定前瞻性陈述。 这些前瞻性陈述涉及已知和未知的风险、不确定性和其他因素,出于任何原因,这些可能会导致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的实际结果、业绩或成就与那些在前瞻性陈述中明示或暗示的预测未来结果,存在重大差异。

  2. 本白皮书中的任何信息均不应视为有关RepuX、RepuX基金会、RepuX令牌和令牌销售在业务、法律、财务或税务方面的建议。 您应该就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及其各自的业务和运营、RepuX令牌和令牌销售咨询您自己的法律、财务、税务或其他专业的顾问。 您应该了解,您可能需要无限期承担购买RepuX令牌的财务风险。

分发和传播的限制

  1. 本白皮书或其任何部分的分发或传播可能受到任何司法管辖区的法律、监管要求和规则的禁止或限制。 在有任何限制适用的情况下,您应自行负责,告知自己并遵守适用于您据有本白皮书或其部分内容(视情况而定)的任何限制,且对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不承担任何责任。 已经被分发到或传播到本白皮书副本的人员、被提供访问权或以其他方式据有本白皮书的人员,不得将其分发给任何其他人,不得为任何目的复制或以其他方式分发本白皮书或此处包含的任何信息,也不允许或造成同样的情况发生。

不提供证券或注册

  1. 本白皮书并不构成任何类型的招股说明书或要约文件,亦无意构成任何司法管辖区证券的要约或证券投资的招揽。 任何人都不得订立任何合同或有约束力的法律承诺,并且在本白皮书的基础上不接受任何加密货币或其他形式的支付。 有关销售和购买RepuX令牌的任何协议仅受该协议的条款及条件的约束,并不受其他文件的约束。 若条款条件与本白皮书有不一致之处,以前者为准。

  2. 没有任何监管机构审查或批准本白皮书中所列的任何信息。 根据任何司法管辖区的法律、监管要求或规则,还没有或将要采取这样的行动。 本白皮书的发布、分发或传播并不意味着遵守适用的法律、监管要求或规则。

风险和不确定性

  1. 潜在的RepuX令牌购买者应在任何购买RepuX令牌之前,仔细考虑和评估与RepuX、RepuX基金会及其各自的业务和运营、RepuX令牌和令牌销售相关的所有风险和不确定性、本白皮书中的所有信息以及任何条款和条件。 倘有任何此等风险和不确定性发展成为实际事件,则RepuX和/或RepuX基金会的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及前景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您可能会失去全部或部分RepuX令牌的价值。

RepuX远景

我们的远景是创建一个协议,通过在收取者、开发者和用户之间的高效转换,促进数据的货币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协议也将允许评估数据的可靠性和声誉。 通过我们的RepuX协议,数据收取者可以将数据传输给数据用户或应用程序开发人员以交换RepuX的令牌。 开发人员可以在RepuX协议上构建,利用收取者传输的数据生成产品和服务,这些产品和服务然后被传输到各个行业的终端用户,以换取RepuX令牌。 通过RepuX协议,我们希望为数据带来额外的价值。

RepuX的目标和目的

我们预计,数据货币化将成为未来个人和实体的主要收入来源。 据估计,到2025年,全世界将创造的字节数据量,将从2015年只有不到10泽字节上升到180泽字节(或180万亿兆字节)。1

我们的RepuX协议的目标和目的如下:

总之,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安全、可靠、高性能的数据传输协议,该协议可以与由第三方开发的各种不同的应用程序整合,供不同的行业使用。

[1]2030亿大数据分析市场的六大预测

什么是RepuX?

“RepuX将允许数据收取者、应用程序开发者和数据用户共享数据和创造价值的机会,而这种机会在当前市场中不存在”

RepuX是一个协议级别的框架(“RepuX协议”),各种类型的不可变数据可以在不同的公司和个人收取者、开发者和用户之间得到商品化和交换。 RepuX协议结合多种分散式技术,如InterPlanetary文档系统(或IPFS)2,Sia3,Ethereum4,EOS5,并提供升级到定制高吞吐量区块链的潜力。 通过促进对等之间的数据和价值传输,RepuX协议在数据收取者、应用程序开发者和数据用户之间创建数据共享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在当前市场中不存在。 RepuX协议为数据生产者提供了一个机会,通过促进向多个行业的用户提供这些数据来创造他们的数据中的价值,同时消除了在这个过程中对中间人的需求。

随着RepuX协议的发展,RepuX已经准备好充分利用机器学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对大规模综合数据的依赖,并推动这些领域的创新。 通过每个实体和每次交易对于数据可靠性的评估,并通过甲骨文系统的验证,我们可以确保RepuX协议内的完整性,并为数据用户提供他们对于购买数据的内容和质量更高的信心。

[2]见https://github.com/ipfs/ipfs
[3]见https://www.sia.tech/whitepaper.pdf
[4]见https://github.com/ethereum/wiki/wiki/White-Paper
[5]见https://github.com/EOSIO/Documentation/blob/master/ TechnicalWhitePaper.md

预售和RepuX令牌销售

RepuX有限公司正在创建5亿个RepuX令牌(“RepuX令牌”)。 RepuX公司正在进行预售在公开发行时获得RepuX令牌的权利,该权利通过一个“简单的未来令牌协议(“预售”)”只提供给认证投资者,一旦RepuX协议可操作,随后就开始更广泛的RepuX令牌的发行。

RepuX令牌是ERC20令牌,它将代表与RepuX协议相连接的唯一支付数据服务的方法。 在令牌销售期间,合格的购买者可以通过转让以太(“ETH”)购买RepuX令牌。

预售中的每个参与者,都必须根据适用的证券法提供有关他们作为“受信投资者”(或类似概念)的信息。 每位售前参与者以及令牌销售中的每位RepuX令牌购买者都将被要求提供“了解您的客户”(或KYC)信息。 RepuX将进行一些检查,以确保我们遵守我们的反洗钱(或AML)要求和程序。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

数据创造正在不断地以不断增长的步伐发生。 那些数据有价值。 目前,这些数据的收集、使用和分发是由某些大型公司实体主导。

与此同时,人工智能(或AI)的投资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增长。 据估计,AI开发市场每两年就翻一番以上。 人工智能有可能显著改变经济的许多方面。 在AI领域内,机器学习能力在过去几年中有了极大的提高。 这种机器学习能力与分散式的数据访问相结合,实现了基于分散式数据应用的产业化。 由于机器学习在过去的数据基础上建立知识,因此所创建的模型只与输入到模型中的数据一样好。

RepuX协议有可能消除那些可以轻松接触到机器学习数据集的人与那些不能接触到机器学习数据集的人之间的“数字鸿沟”。

机器学习是人工智能的一个分支,它使得计算机系统直接从数据的例子中学习。


图1:麦肯锡公司2017年讨论文件6

[6]见https://royalsociety.org/~/media/policy/projects/machine-learning/publications/machine-learning-report.pdf

大数据

大数据需要大型数据集,这些数据集通常由企业或组织收集,作为日常运作的副产品。 例如,这样的数据集可以是连带时间和地点的疾病诊断的医学数据库。 不幸的是,由于许多大数据数据集通常与企业或组织的立即操作不直接相关,因此经常被忽略和丢弃。 这些数据集可以很容易地货币化并且被其他公司使用,这些公司可能从这些数据中受益。 例如,一家超市连锁店内成功的产品交付清单可能对寻求进入特定地区的新供应商有用。 缺少的是:

基本数据市场的一个例子是勇敢浏览器,它最近出售了他们的基本关注令牌(或BAT)。 在勇敢浏览器中,用户可以有选择地将他们的浏览数据或他们的关注数据“销售”(基于匿名的)给营销人员,然后这些营销人员购买这些数据并以BAT7进行支付。

[7]见https://basicattentiontoken.org/

信任和透明度

共享数据集的主要挑战之一是数据交易中不同方之间缺乏信任。 一个人很难确定一个特定的数据集是否有条理、精确而富有洞察力,而不需要首先访问数据集来评估它。 另外,可能还存在一些与缺乏各方在数据交易中可以碰面的通用平台的问题。

如果这个信任问题能够充分得到解决,那么欺诈率可能会大大降低,同时,各行业的许多其他潜在数据交易也可能会实现,比如保险、国际贸易和小额贷款中的数据交易。

通过设计,区块链内在地对所涉及的数据修改具有抵抗力。 区块链是一个不断增长的记录列表,称为区块,这些记录列表通过密码术被链接和保护。 每个区块通常包含一个复述指针作为与前一个区块的链接、时间戳和交易数据。 区块链可以作为一个开放的分布式账本,可以有效地、以可验证和永久性的方式记录双方之间的交易。 为了用作分布式账本,区块链通常由一个对等网络共同管理,遵守用于验证新区块的协议。 一旦被记录,若不改变所有后续区块(这需要网络多数人的共谋),任何给定区块中的数据不能被回溯地改变。 区块链技术使欺诈率降低,从而实现大量潜在的应用。

这使得区块链非常适合作为RepuX协议的基础,在此协议中,安全性和交易完整性至关重要。

RepuX技术

概述

RepuX协议的技术可以分解成四个独立层。

图2:REPUX协议的细分

应用程序层位于RepuX协议的顶部。 这一前端层由各种分散式应用程序(Dapps)组成,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可以在现有的RepuX API基础架构上进行构建。 这方面的例子可以是一个允许个人或实体出售社交媒体使用数据以交换访问网站的服务。

RepuX协议的下一层是数据层。 这一层由在RepuX中可以购买和销售的所有数据组成。 通过将数据层存储在IPFS、StorJ8或Sia等分散式基础架构中,我们不仅确保数据的存在,而且确保数据以分散式的方式存储。 数据所有权、共享、安全和隐私偏好可以通过使用区块链本身的多重签名密码原语来实现,以确保数据在链上被冗余地得到保护,并且也只能被优先方看到和使用。

为了处理在数据层上发生的交易,我们采用一个分散式的逻辑层。 这一层可以建立在现有的以太坊基础设施之上。然而,我们也正在探索EOS的使用,这是一个定制的、可能会扩展到数百万交易的区块链基础架构。

在RepuX协议的基础上,我们建立一个价值层,为上面的层提供权限,并确保人们能够在RepuX协议中为他们所做的工作得到适当的补偿。 我们已经创建了RepuX令牌作为这个价值层的一部分,以允许各方为购买和销售数据和其他商品和/或服务而相互发送价值支付。 令牌的价值可以与它们在数据共享契约服务中使用的需求成比例,而不同层次的令牌持有量可以实现更高级和更大规模的数据共享能力。 这充当了公平分配可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据存储的机制,并充当令牌的需求工具,从而实现公平的数据使用。

应用程序层和APIs

区块链凭借对等网络来管理分布式社区中的交易和互动,并通过分散式分类账来管理这种治理,这种分配式分类帐得益于分布式计算基础架构和通用的协议,这使得很难创建欺诈性交易。 通过区块链和分散化,每个实体都被纳入流程中,没有任何一个单一实体能够控制全部流程。

我们从一开始就设计了RepuX,以创建一个任何应用程序开发人员都可以在RepuX协议上工作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或API)。 这个可延展的协议意味着RepuX不是为了一个特定的目的而设计的,而是允许开发人员在它的基础上为了许多不同行业的潜在利益而建造。

API结构

我们打算使用易于使用的Web3.js + Metamask API,这将使得第三方轻松访问,并在RepuX基础架构上快速构建外部应用程序。 除了易于使用的JS APIs之外,我们还可以启用更多基于应用程序的APIs,第三方可以它们为基础进行开发。

数据层

为了确保用户数据以分散的方式存储,我们将使用许多不同的技术。 在本白皮书中,我们描述使用IPFS复述的基于IPFS1的基础架构。 通过RepuX协议,我们使用IPFS来维护我们的逻辑层和APIs中由复述所引用的数据的数据库。 通过使用IPFS,我们不仅确保了我们数据的分散性质,而且通过IPFS复述来确保数据是永久性的。

什么是IPFS?

InterPlanetary文件系统(或IPFS)是一种旨在创建一个永久和分散的方法来存储和共享文件的协议。 它是一个内容寻址、对等超媒体分发协议。 IPFS网络中的节点形成一个分布式文件系统。 IPFS通过一个独特的“复述”对内容片段做地址记录。 IPFS允许创建完全分散的技术,这些技术可以连接同一文档系统内的所有计算设备。 IPFS类似于“变态下载”群体以分散但有组织的方式交换信息。

IPFS的主要特点

IPFS具有以下特点:

但是,由于基础设施仍在快速成熟,我们将继续探索更多的数据基础设施选项,如Storj和Sia。

逻辑

由于我们的RepuX协议包含声誉评估和数据购买和销售,因此我们需要开发一种处理在我们网络上的交易的算法。 在本白皮书中,我们提出一种利用以太坊智能合约能力以分散和透明的方式处理逻辑的方法。 由于以太坊的长期速度,我们将积极尝试状态渠道、EOS、Sharding,甚至是定制的区块链基础设施。

以太坊和智能合约

比特币引入了区块链的概念,使人们能够在没有单一控制机构的情况下进行交易。在此基础上,以太坊开发了分布式计算机的想法。

以太坊是一个基于开源、公共、区块链的分布式计算平台,具有智能合约(脚本)功能。 它提供一个分散的图灵完整的虚拟机,以太坊虚拟机,它可以使用国际公共节点网络执行脚本。 以太坊还提供一个名为“以太”(或ETH)的加密货币令牌,它可以在账户之间传输,并用于补偿进行计算的参与者节点。

实质上,以太坊是一个分散的世界计算机,它使分散的应用程序(或Dapps)能够在全球同步的状态下执行。 由于以太坊能够传递价值和信息,我们可以开发一个能够实现RepuX协议基本功能的演示智能程序。

智能合约是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运行的程序,由交易或其他智能合约触发。 智能合同消除了与传统支付系统相关的摩擦,并确保交易涉及的各方都能即时得到支付,并具有无可辩驳的交易证据。

数据

如从下面的演示中可以看出,我们将IPFS数据复述存储在以太坊智能合约之中的私有数据数组中。 稍后可以通过向该智能合约发送预先指定数量的RepuX令牌来访问此项。

pragma solidity ^0.4.8;
contract Registry is Ownable {
    using SafeMath for uint256;
    address public tokenAddress;
    address[] public dataProducts;
    mapping (address => address[]) public dataCreated; mapping (address => address[]) public dataPurchased; mapping (address => bool) public isDataProduct;

event CreateDataProduct(address dataProduct, string ipfsHash);
    event PurchaseDataProduct(address dataProduct, address buyer);
    function Registry(address _tokenAddress) { 
        owner = msg.sender;
        tokenAddress = _tokenAddress; 
    }

    function deleteDataProduct(address addr) public onlyOwner returns(bool) { 
        bool deleted = false;
        uint256 deletedIndex = 0;

    for (; deletedIndex<dataProducts.length; deletedIndex++) { 
        if (addr == dataProducts[deletedIndex]) {
            deleted = true;
            break; 
        }
    }

    if (deleted) {
        isDataProduct[addr] = false;
        dataProducts[deletedIndex] = dataProducts[dataProducts.length.sub(1)]; delete dataProducts[dataProducts.length.sub(1)];
        dataProducts.length = dataProducts.length.sub(1);
        isDataProduct[addr] = false;
    }
    return deleted;
}

    function createDataProduct(string _name, string _description,
        string ipfsHash, string category, uint256 _price, uint256 size
        ) public returns(address){
        address newDataProduct = new DataProduct(msg.sender, tokenAddress, _name, 
        _description, ipfsHash, category, _price, size); 
        dataProducts.push(newDataProduct); 
        dataCreated[msg.sender].push(newDataProduct);
        isDataProduct[newDataProduct] = true; 
        CreateDataProduct(newDataProduct, ipfsHash); 
        return newDataProduct;
    }

    function registerUserPurchase(address user) public { 
        require(isDataProduct[msg.sender]); 
        dataPurchased[user].push(msg.sender); 
        PurchaseDataProduct(msg.sender, user);
    }

    function getDataProducts() public constant returns (address[]){ 
        return dataProducts;
    }

    function getDataCreatedFor(address addr) public constant returns (address[]) { 
        return dataCreated[addr];
    }

    function getDataCreated() public constant returns (address[]) { 
        return getDataCreatedFor(msg.sender);
    }

    function getDataPurchasedFor(address addr) public constant returns (address[]) { 
        return dataPurchased[addr];
    }

    function getDataPurchased() public constant returns (address[]) { 
        return getDataPurchasedFor(msg.sender);
    } 
}

RepuX反馈和声誉

世界经济建立在一个信任体系之上。 虽然这使得全球化的跨国贸易蓬勃发展,但越来越难以使较小企业和个人在较大的实体中建立声誉。 这已经导致了权力日益集中的分配,伤害了小企业。

同样地,没有一定权威支持的数据通常被认为是不可用的。 这意味着,越来越少的人和企业能够在首先不经过中间人的情况下销售他们的数据。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在RepuX协议中的每笔交易背后附带了评级和声誉。 如从下面的演示中可以看出,我们将IPFS数据复述存储在以太坊智能合约之中的私有数据数组中。 稍后可以通过向该智能合约发送预先指定数量的RepuX令牌来访问此项。

甲骨文

诚信和信任问题是在线半匿名市场的核心问题。 诚信和信任促进交易的效率。 支付宝、阿里巴巴和电子湾等公司背后的主要想法是解决交易中的信任问题。

备注一:集中式系统中的信任

在集中式的系统中,通过创建一个评级系统,连同一个将那个评级分配给每个交易的中央权威机构,建立信任相对容易。

在发生争议或可疑交易的情况下,各方仅向中央权威机构提交证据,然后由中央权威机构决定交易结果。 即使在中央权威机构的控制下,这个评级也可以被操纵和人为地被提升。9

在分散式系统中,这样的评级机制需要在没有这个中央权威机构的情况下进行。甲骨文系统是这一问题最前沿的解决方案。

使用甲骨文系统时,每笔交易或者异常高的或可疑的评级在被应用于买方和卖方的RepuX地址之前,都需要通过甲骨文。

[9]见https://pages.ebay.com/help/policies/feedback-manipulation.html

RepuX甲骨文智能合同演示:

contract OracleChallenge {
    using SafeMath for uint;
    address public tokenAddress;
    RepuX public RPX;
    uint public initThreshold;
    uint public blockThreshold;
    address public challenged;
    string public descriptionHash;
    address public initiater;
    boolean public initiated;
    boolean public success;
    boolean public ended;
    address[] public voters;
    mapping (address => uint) voterStakes;
    mapping (address => boolean) voterChoices;
    mapping (address => string) evidenceHashes;
    mapping (boolean => uint) stakeTally;
    boolean public leading;
    uint public lastChangeBlock;
    boolean public result;
    boolean public rewardDistributed;
    event Vote(address voter, uint stake, boolean supports);
    event Result(boolean success);
 
        modifier onlyInitiater() {
        if (msg.sender != initiater) throw;
        _;
        }

        modifier beforeEnd() {
            if (ended) throw;
            _;
        }

        modifier afterEnd() {
            if (!ended) throw;
            _;
        }
    
        modifier afterInit() {
            if (!initiated) throw;
            _;
        }



        function OracleChallenge(address _challenged, string _descriptionHash) {
            //Constructor function
            challenged = _challenged;
            descriptionHash = _descriptionHash;
            initiater = msg.sender;
        }
    
        function updateDescription(string newHash) public onlyInitiater beforeEnd {
            descriptionHash = newHash;
        }

        function initiate(uint amount) public onlyInitiater {
            if (amount < initThreshold) throw;
            if (initiated) throw;
            initiated = true;
            voters.push(msg.sender);
            voterStakes[msg.sender] = voterStakes[msg.sender].add(amount);
            voterChoices[msg.sender] = true;
            stakeTally[true] = stakeTally[true].add(amount);
            leading = true;
            lastChangeBlock = block.number;
            RPX.transferFrom(msg.sender, this, amount);
        }
    
        function vote(boolean support, uint amount, string evidenceHash) public beforeEnd afterInit { tally();
            if (ended) throw;
            if (voted(msg.sender) && support != voterChoices[msg.sender]) throw;
            if (amount == 0) throw;
        RPX.transferFrom(msg.sender, this, amount);
                if (!voted(msg.sender)){
                    voters.push(msg.sender);
            }
            voterStakes[msg.sender] = voterStakes[msg.sender].add(amount); stakeTally[support] = stakeTally[support].add(amount); 
            if (evidenceHash != „”){
                evidenceHashes[msg.sender] = evidenceHash;
            }
            Vote(msg.sender, amount, support);
            tally();
        }

        function tally() public beforeEnd afterInit {
            boolean currentLead;
            if (stakeTally[true] > stakeTally[false]) {
                currentLead = true;
            } else if (stakeTally[true] > stakeTally[false]) {
                currentLead = false;
            } else {
                currentLead = leading;

            }
    
            if (currentLead != leading) {
                lastChangeBlock = block.number;
            } else {
                if (block.number.sub(lastChangeBlock) >= blockThreshold) { result = leading;
                ended = true;
                Result(result);
                distributeRewards();
                }
            }
        }
    
    
    function distributeRewards() public afterEnd {
        if (rewardDistributed) {
            Throw;
        }
            rewardDistributed = true;
                for (uint i=0; i < voters.length; i++) {
                    address v = voters[i];
                    uint r = reward(v);
                    if (r > 0) {
                        RPX.transfer(v, r.add(voterStakes[v]));
                    }
                }
            }
        
            function reward(address addr) constant private afterEnd returns (uint amount) { 
                if (voterChoices[addr] != result) {
                    return 0;
                }
                return voterStakes[addr].mul(stakeTally[!result]).div(stakeTally[result]);
            }
    
            function voted(address addr) constant public returns (boolean) { 
                return (voterStakes[addr] > 0);
            }
    
            function getChoice(address addr) constant public returns (boolean) { 
                return voterChoices[addr];
            }
    
            function getStake(address addr) constant public returns (uint) { 
                return voterStakes[addr];
            }




            function getTally(boolean choice) constant public returns (uint) { 
                return stakeTally[choice];
            }
        }

通过将甲骨文系统整合到RepuX协议中,我们正在建立一种可以减少在线市场系统中常见的潜在欺诈的方法。

替代区块链

区块链环境不断变化,每天都有创新发生。 因此,RepuX仍然乐于探索将未来可能开发的更有效果、更高效率和可扩展的区块链纳入其中。 目前的示例逻辑合约是使用以太坊的可靠性编程语言构建的。 然而,以太坊仍在发展之中。 我们已经考虑过许多不同的解决方案,目前认为权威证明(或POA)定制区块链很可能是长期最快、最安全的区块链方法。 但是,与权益证明(POS)和工作证明(或POW)相比,它提供的分散化更少.10 最终,我们需要在速度与安全之间取得平衡。一方面是分散化。另一方面,是在最后的RepuX协议的不同逻辑系统中进行选择。

[10]见https://github.com/paritytech/parity/wiki/Proof-of-Authority-Chains

RepuX协议潜在机会的示例

虽然RepuX被设计成一个具有多种不同潜在应用程序的协议级基础结构,但是我们在下面提供了一些使用RepuX协议的潜在机会的例子。 请注意,这些是由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可以使用RepuX协议并在其基础上构建的情况的示例,不应与RepuX协议本身的建议功能混淆。

下面所举的例子并不是对RepuX协议的潜在用途的详尽描述。

档案数据库

使用RepuX协议的一个潜在机会是与存储在各种档案数据库中的数据相连接。 例如,史密森博物馆拥有一个数十年来收集的庞大档案资料数据库。 这个数据库包含大量的图像数据、文本数据、时间数据和其他可能有用的汇总元数据信息。

不幸的是,史密森尼博物馆很难找到这些数据的买家。 史密森尼可以将这些数据授权给专门从事博物馆的个别公司;然而,进入一个更广阔的市场将更好地为史密森把这些数据货币化。 目前,没有一个占主导地位的接口或平台供 史密森使用以便为这些数据进入更广阔的市场。

RepuX可能会提供一个平台,供史密森为史密森数据进入一个更广阔的市场。 通过将汇总的和匿名的数据上传到RepuX协议的存储层(IPFS),史密森可以为了它的数据而访问更多的潜在客户。 为了进行研究或其他类型的数据分析而寻找综合历史数据的个人和实体,都可以通过RepuX协议轻松地支付博物馆。 通过检查卖家的声誉,潜在买家得到保证数据是合法的。 由于付款是通过区块链上的RepuX令牌发送的,因此卖家得到保证他们将得到适当和分散的支付。

大数据

基于机器学习的分析预计在未来几年内将增长超过2,000亿美元.11 它是一项根植于大数据可用性的大生意。

我们将以Artiq为例。 Artiq是一家基于自然语言的机器学习公司,拥有从情绪分析到文本识别等众多神经深度学习12模型。 Artiq使用这些训练有素的模型,以便为他们的客户削减运营成本。 不幸的是,Artiq花费它的将近80%的收入来收集和准备原始数据本身,经常派人到现场扫描文档的图片,以便训练Artiq的机器学习算法。

RepuX协议可能会帮助像Artiq这样的公司,将数据购买者(如Artiq)与数据收集者相匹配,从而为这样的公司节省大量的时间和成本。 有很多公司(如Evernote)收集庞大的手写文本数据库。 在将这些数据匿名化并在RepuX上提供销售后,Artiq和其他类似的机器学习公司可以从其行业或领域的声誉良好的数据收集者那里购买这些数据,并使用它来训练机器学习算法,从而大大降低运营成本。

[11]见https://www.forbes.com/sites/gilpress/2017/01/20/6-predictions-for--203-billion-big-data- analytics-market /#b96256e20838 [12]见http://ieeexplore.ieee.org/document/6817512/

广告和在线内容

免费增值模式(免费提供基本的数字产品或服务,但为更丰富的功能而收取费用)正迅速成为消费类软件产品的事实上的模型。 用户可以免费访问基本产品或服务;然而,以收集有关用户的数据形式提供产品或服务的实体生成价值。 广告商通常会为这种行为数据支付高额的费用。

我们提供以下虚构的例子。 保罗是一名平面设计师,经常使用他的电脑。 通过使用RepuX协议,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可以创建程序,保罗可以自愿将其安装到他的计算机上,以记录他的匿名计算机用户数据。 保罗并不介意与其他公司分享这个匿名的数据。

保罗可以立即使用RepuX协议将这些数据提供给潜在的购买者,从而从侧面的数据销售中产生一些额外的收入。 如果保罗持续提供合法、准确和格式良好的数据,他的声誉就会在RepuX协议上上升,这可能会导致他的数据的额外销售。 广告商会欣赏保罗数据的可靠性和可用性,保罗因为他的数据而得到公平的补偿。

电子商务和国际贸易

宏山是一家位于深圳的虚构电子商务企业。 宏山为世界各地的公司制造电子产品。 宏山最大的担忧之一是在解决国际结算中的信任、速度和可靠性。 国际金融结算往往需要多个步骤,三天以上才能收到付款。 延迟的发货和订单也意味着宏山不能可靠地知道客户是否按时付款。 宏山可以使用阿里巴巴等中间商;然而,这些中间商往往为每笔销售收取相当大的费用,以及每年的会员费。13

[13]见https://revenuesandprofits.com/alibaba-makes-money-2016-update/

RepuX协议可以解决这种不确定性和延迟。 RepuX建立在已经到位的基于信誉的系统之上的基础架构, 它可以在每笔交易之后添加某种信任和审查系统。 RepuX协议的这一声誉元素是建立在宏山和其他类似制造商长期的评论基础上的,这将允许宏山有选择地确定哪些客户更有可能按时付款。 同样地,在选择国际制造商的时候,像宏山这样的公司客户也会从RepuX协议的声誉元素中获益。

RepuX可以在甲骨文系统上构建的RepuX协议的声誉元素中开发一个可选的托管系统,从而可以将交易置于一个保持期,以帮助确保恰当的结算。 如果发生欺诈行为,交易各方都必须向甲骨文系统提交可访问的证据,在投票期结束后,如果大多数人确定交易是欺诈性的,那么交易将被推翻。

信用评分

信用评分是根据个人在长期内的经济声誉来确定的。 RepuX协议可以帮助做到这一点。 随着通过RepuX议定书长期发展的内置声誉历史,第三方可以直接从一个人所做的交易中评估这个人的可信度。 一般来说,个人想建立一个强大的信用历史,这将激励这些人在日常交易中使用RepuX协议。

电子销售点(或EPOS)

EPOS设备代表了另一个可以有利地实施RepuX协议的另一个地方。通过EPOS使用RepuX协议进行的每次销售都将:

  1. 被记录在区块链中;

  2. 公开可见;以及

  3. 作为一个不变的会计记录,从而消除欺诈。

小额贷款

小额贷款行业价值超过400亿美元,预计每年将增长20-30%。

由于可以在RepuX协议中建立信用记录,第三方开发人员可以使用RepuX协议构建一个类似小额贷款机构的应用程序。 这样一个小额贷款机构可以利用RepuX协议的声誉元素中所有的信用评估,在区块链上无欺诈和可公开审计。

使用RepuX协议,小额贷款可以轻松地在债权人和借款人之间融资。 例如,债权人可以很容易地购买大量的RepuX声誉认证的贷款,并获得保证,在借款人背后有一定的声誉。

病历

PhenoPh是一家虚构的药品制造和开发公司。 PhenoPh有多种医院经常使用的产品。 PhenoPh也有很多其所销售的药物方面的竞争对手。 为了有效地与竞争对手进行竞争,PhenoPh必须进行重大的市场研究。

RepuX协议可能为这类药品公司的市场研究提供有价值的帮助。 医院收集了大量与他们销售的药品以及病人事件和治疗有关的数据。 这些数据通常对个别医院没有用处。然而,当这些数据被像PhenoPh等公司匿名和汇总时,它对于市场研究的目的可能变得非常有价值。

通过访问这些数据,PhenoPh不仅可以更好地了解其产品及其竞争对手的市场,而且还有可能预测以前无法做到的医疗信息趋势,从而大大地增加其竞争优势。

RepuX令牌使用

数据销售和购买

RepuX将允许RepuX令牌持有者从RepuX协议的销售者那里购买数据。 RepuX协议还将允许数据销售者从购买其数据的个人或实体接收Repux令牌形式的付款。 来自数据收集者的原始数据和/或由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开发的各种增值内容,可以通过市场或双边交易中的Repux令牌进行购买和销售,数据收集者将开发评估他们的数据的方法。

应用声誉

无论是与数据相关的还是其他方式的每笔交易,都允许Repux协议的用户互相给予对方一个“声誉”。 这是RepuX协议的一个关键特点,因为它使用户能够评估和确定谁是值得信赖的交易对手,谁不是,并且将有助于把在RepuX协议上提供的垃圾邮件和其他错误的数据集过滤掉。

如果各方之间的交易存在争议或声誉被认为不正确,那么Repux协议的用户将被要求向甲骨文系统提交证据以供进一步的验证。

在甲骨文网络上运行

如果交易或信誉评级需要获得甲骨文的批准,RepuX令牌持有者可以自愿提交RepuX令牌并在甲骨文系统中投票。 如果RepuX令牌持有人对正确的判断进行投票,那么他们将获得象征性的费用,例如,应该支付的Repux令牌的0.5%。 这种分散式的判断系统不仅可以为RepuX令牌持有者提供奖励,还可以帮助RepuX协议消除欺诈性交易和提升声誉,否则可能会损害RepuX协议的整体声誉和使用。

建立在网络之上

拥有RepuX令牌将使持有者能够在RepuX协议之上开发第三方应用程序。 例如,第三方开发者可以创建一个应用程序,允许用户出售他们的行为数据,并以RepuX令牌的形式得到支付。 通过拥有更多的RepuX令牌,这个应用程序将能够为业务、研究或其他方面汇聚更大量的数据。

RepuX令牌销售

预售和令牌销售

RepuX令牌是RepuX协议功能的一个组成部分。

RepuX将在未来的某个日期,通过“简单的未来令牌协议(“预售”)”,预售接收RepuX令牌的权利,这仅提供给“认证投资者”。 预售将持续整个十二月份,在基准率$0.20("基准率”)上五折优惠。 任何感兴趣的认证投资者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直接联系RepuX,并在repux.io/saft.html下载空白的SAFT,以便了解更多信息。

RepuX计划于2017年12月推出预售,一旦RepuX协议开始运作,2018年3月将进行代币销售。 预售将一直开放至2018年3月开始代币销售。 将提供五部分令牌销售,第一部分在基准率上折扣30%,第二部分在基准率上折扣25%,第三部分在基准率上折扣20%,第四部分在基准率上折扣15%,最后部分在基准率上折扣10%。 我们将推出RepuX令牌,供应5亿张令牌,按照下面表2标题“RepuX令牌费率和分配”进行分配。 RepuX令牌和以太之间的令牌销售市场交换率将基于一个RepuX令牌等于$0.20美元的等价性。

为了在RepuX协议上从事数据交易,数据收集者、数据购买者或第三方开发者必须获取RepuX令牌。

令牌标准

ERC20标准为以太坊区块链上的数字资产提供了一个通用接口。 RepuX令牌遵循ERC20令牌标准,这意味着RepuX令牌持有者可以使用现有的以太坊钱包应用程序(例如Parity, Mist, MyEtherWallet等),很容易地管理和传输他们的RepuX令牌。

RepuX令牌费率和分配

由于RepuX协议的目标是让用户尽可能控制他们的数据,所以RepuX以分散的方式设计了令牌销售。 此分配可能视乎售前售卖的RepuX令牌数量而有所变动,并将在预售结束时最后确定。


表1:RepuX令牌费率

折扣 令牌 价格
预售 50% 100 000 000 $0.10
1-7 30% 75 000 000 $0.14
8-13 25% 15 000 000 $0.15
14-19 20% 15 000 000 $0.16
20-25 15% 15 000 000 $0.17
26-31 10% 30 000 000 $0.18

表2:RepuX令牌的计划分配

事件 分配
预售 20%
令牌销售期间售出的* 30%
奖励汇聚 10%
在平台上售出的 23%
创始团队,3年归属期 12%
大使 3%
令牌销售赏金 2%

*Unsold tokens will be locked up for one year.

所得收益用途

RepuX预计,预售的大量收益将用于推进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生态系统的开发。

所有未完成的RepuX令牌将由RepuX基金会管理。 RepuX Foundation是一家巴拿马非营利组织,创建于2017年10月,在3½ Miles Philip S.W. Goldson Highway, Belize City, Belize的New Horizon Building大楼地面楼层设有办事处。 RepuX基金会的成立是为了保护RepuX令牌以及代表RepuX通过预售和令牌销售所筹集的资金。 RepuX致力于社区的参与和赞助用户参与分散式数据的世界。 RepuX令牌、相关联的网络和市场都使用由RepuX基金会创建、拥有或许可的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

RepuX应用程序示例

以下是一个用户可以与RepuX协议进行互动的示例接口。

图3:REPUX协议示例接口

代码分析

下面,我们演示一下我们用来在以太坊网络上演示我们的功能的智能合同草案版本。 请注意,这是一个示例实施,最终的实施可能会更改(也可能是一个自定义区块链的实施)。

下面的合同为RepuX协议上的数据交易定义了一个标准接口。 数据所有者可以通过这个接口管理他们的数据。 数据所有者也可以设置和更新其数据的定价(以RepuX令牌的方式)。 数据所有者也可以更新他们的数据,而版本历史将被合同永久性地记录下来。

contract DataProduct is Ownable { 
  using SafeMath for uint256;
  address public registryAddress;
  Registry public registry;
  address public tokenAddress;
  ERC20 private token;
  string public name;
  string public description;
  string public ipfsHash;
  string public category;
  uint256 public price;
  uint256 public size;
  uint256 public creationTimeStamp;
  mapping (address => bool) public ownership;
  mapping (address => bool) public rated; mapping (address => bool) public ratings;
  uint256 public purchaseCount;
  uint8 public minScore = 0;
  uint8 public maxScore = 5;
  mapping (uint8 => uint256) public scoreCount; 
  mapping (address => uint8) private userRatings; 
  mapping (address => bool) private userRated; 
  uint256 public rateCount;
  uint256 private ownerDeposit;
  event Purchase(address purchaser, address recipient);
  event DataUpdate(string originalHash, string newHash);
  event PriceUpdate(uint256 originalPrice, uint256 newPrice);
  modifier onlyRegistry() { 
      require(msg.sender == registryAddress); 
      _;
  }

  function DataProduct(address _owner, address _tokenAddress, string _name, string _description, string _ipfsHash, string _category, uint256 _price, uint256 _size) public {
    registryAddress = msg.sender;

    registry = Registry(registryAddress);
    owner = _owner;
    ownership[owner] = true;
    tokenAddress = _tokenAddress;
    token = ERC20(tokenAddress);
    name = _name;
    description = _description;
    ipfsHash = _ipfsHash;
    category = _category;
    price = _price;
    size = _size;
    creationTimeStamp = block.timestamp; 
  }

    function ownerWithdraw(uint256 amount) public onlyOwner { require(amount <= ownerDeposit);
    ownerDeposit = ownerDeposit.sub(amount); assert(token.transfer(owner, amount));
  }

  function ownerWithdrawAll() public onlyOwner { 
    require(ownerDeposit > 0);
    uint256 amount = ownerDeposit; ownerDeposit = 0;
    assert(token.transfer(owner, amount)); 
  }

  function ownerWithdrawAll() public onlyOwner { 
    require(ownerDeposit > 0);
    uint256 amount = ownerDeposit; ownerDeposit = 0;
    assert(token.transfer(owner, amount)); 
  }

  function getOwnerDeposit() public constant onlyOwner returns(uint256) { 
    return ownerDeposit;
  }

  function setPrice(uint256 newPrice) public onlyOwner { 
    PriceUpdate(price, newPrice);
    price = newPrice;
  }

  function setSize(uint256 newSize) public onlyOwner { 
    size = newSize;
  }

  function setName(string newName) public onlyOwner { 
    require(keccak256(newName) != keccak256(„”)); 
    name = newName;
  }



  function setDescription(string newDescription) public onlyOwner { 
    description = newDescription;
  }

  function setCategory(string newCategory) public onlyOwner { 
    category = newCategory;
  }

  function purchaseFor(address recipient) public { 
    require(!getOwnership(recipient)); 
    ownership[recipient] = true; 
    assert(token.transferFrom(msg.sender, this, price)); 
    ownerDeposit = ownerDeposit.add(price); 
    purchaseCount = purchaseCount.add(1); 
    Purchase(msg.sender, recipient); 
    registry.registerUserPurchase(recipient);
  }

  function purchase() public { 
    purchaseFor(msg.sender);
  }

  function rate(uint8 score) public { 
    require(getOwnership(msg.sender));
    require(score >= minScore && score <= maxScore);
    if (userRated[msg.sender]) {
      uint8 originalScore = userRatings[msg.sender]; 
      require(score != originalScore);
      scoreCount[originalScore] = scoreCount[originalScore].sub(1);
    } else {
      rateCount = rateCount.add(1); 
      userRated[msg.sender] = true;
    }
    scoreCount[score] = scoreCount[score].add(1); 
    userRatings[msg.sender] = score;
  }

  function cancelRating() public { 
    require(userRated[msg.sender]); 
    userRated[msg.sender] = false;
    uint8 score = userRatings[msg.sender]; 
    scoreCount[score] = scoreCount[score].sub(1); 
    userRatings[msg.sender] = 0;
    rateCount = rateCount.sub(1); 
  }




  function setData(string _ipfsHash) public onlyOwner { 
    require(keccak256(_ipfsHash) != keccak256(„”)); 
    DataUpdate(ipfsHash, _ipfsHash);
    ipfsHash = _ipfsHash;
  }
  
  function getOwnership(address addr) public constant returns(bool) { 
    return ownership[addr];
  }
  
  function getTotalRating() public constant returns(uint256) { 
    uint256 total = 0;
    for (uint8 score=minScore; score<=maxScore; score++) {
      total = total.add(scoreCount[score].mul(score));
    }
    return total; 
  }

  function getDataProductFor(address addr) public constant returns ( 
    //address _this,
    address _owner,
    string _name,
    string _description, string _ipfsHash,
    string _category, uint256 _price,
    uint256 _size,
    uint256 _totalRating,
    uint256 _rateCount,
    uint256 _purchaseCount,
    bool _ownership
  ){
    //_this = this;
    _owner = owner;
    _name = name;
    _description = description; _ipfsHash = ipfsHash;
    _category = category;
    _size = size;
    _price = price;
    _totalRating = getTotalRating();
    _rateCount = rateCount;
    _purchaseCount = purchaseCount;
    _ownership = getOwnership(addr);
  }

  function getDataProduct() public constant returns (
    //address _this,
    address _owner,
    string _name,
    string _description,


    string _ipfsHash,
    string _category,
    uint256 _price,
    uint256 _size,
    uint256 _totalRating,
    uint256 _rateCount,
    uint256 _purchaseCount,
    bool _ownership
  ){
    return getDataProductFor(msg.sender);
  }
}

购买者可以使用RepuX令牌在分散式的平台上购买数据。 智能合约还将允许那些已经购买了数据的人对数据进行评级,从而提高RepuX协议的声誉元素。 由于评级系统是在区块链上运行,它将是完全开放和透明的。

虽然这个合同定义了一个标准接口,但是具体的实施可以改变,以适应来自不同行业的数据或被不同行业使用的数据的不同用例。 例如,可以将额外属性添加到智能合约中以反映与数据相关的特定行业信息。 定价和支付功能也可以改变,以支持不同的支付方式,如订阅模式。

路线图

2017年7月
4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
2017年9月
来自行业的董事会顾问
2017年10月
RepuX基金会成立
2017年11月
通过合作伙伴发布重大发行公告
代码审核
在区块链博览会上发表讲话
2017年12月
RepuX协议已推出
参加Blockshow Asia
2018年3月
令牌销售
2018年4月
令牌销售审计
2018年5月
RepuX协议开放给开发者
2018年6月
RepuX 平台允许分散式的企业应用程序

我们预计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迅速加快行动。 我们已经完成了RepuX协议级别框架的规范,各种类型的个人和实体数据可以在不同的各方之间被货币化和交换。 在我们计划的2018年2月份的代币销售中,我们将使用我们自己的以太坊智能合约和RepuX代币分配网络界面。

在为令牌销售做准备时,我们将于12月初做一个主要分销公告。

一旦令牌销售完成,我们将能够向我们的企业整合合作伙伴提供基础设施以用于他们的令牌发行,我们的当务之急将是雇用一个更大的C级执行团队,并完成我们与WorkHQ的首次企业整合。

我们的理念是初步测试我们在内部以及与我们的企业整合合作伙伴建立的工具。 然后,我们将在经过彻底测试后向公众推出“RepuX协议”。

RepuX团队

Marcin Welner

在信息行业总共20年。 12年的编程背景。 领导多达100人的部门。 喜欢从头开始建设项目。 在仓储、物流、供应链、电子商务、库存管理、ERP、CRM系统邻域具有广泛的业务技能。

Tomasz Tybon

在SaaS行业市场营销、销售和产品开发领域拥有10年的经验。 6年的电子商务经验,打造全国最大的品牌,并将品牌扩展到印度和土耳其。 曾担任首席营销官、首席运营官。 按比例分配的年度经常性收入30倍。

Aleksandra Staszewska

在为银行、公共行政和电信部门的项目中担任业务分析师超过10年。 曾效力于国家人口普查数据分析、处理和报告。 大数据爱好者,对商业智能和数据仓库系统有深入的了解。

Daniel Kmak

为美国公司5年的前端经验和1年的咨询经验。 Packt出版社关于React,Vue and Angular的课程作者。 前3%的StackOverflow贡献者,拥有12,000的声望。 HackerNoon作者,HackHands专家,Ember教师。

Przemysław Kocznur

10年在宝洁公司(Bruno Banani,Mexx,Tom Tailor,Puma Fragrances,Replay),Philips,Bigstar,Hipp,Always,Tchibo,Konica Minolta,Crunchips,Plus,Sygnity,Allegro等公司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的工作经验。

Krzysztof Durałek

资深用户界面工程师,在媒体和金融科技行业拥有超过15年的经验。专门从事现代网络技术,专注于性能、用户体验和代码质量。

Dawid Rashid

4年以上全栈工程师经验(JEE,PHP & JS)。 为众多项目做出了贡献,包括欧洲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换平台和营销自动化软件。

Taras Bazyshyn

在电子商务领域拥有6年的资深安卓工程师经验。 曾在机器学习使用、图像识别、扩张现实、蓝牙信标和定位解决方案技术的移动应用程序开发领域工作。

Rafał Książek

拥有13年作为开发运营、架构师、教练、程序员、领导者的经验 - 敏捷交付高质量代码的无限倡导者。 根据SOLID&TDD规则,多年编程从业者。

Damian Babula

软件开发人员。 一位早期进入比特币/区块链竞技场者,为许多与加密术相关的项目做出贡献,其中许多是开源的。 目前,他专门从事分散式、基于智能合约和独立区块链的应用程序开发。

Pierre Benezech

在区块链世界拥有4年的经验,为电信、零售和金融行业内的项目以及最近两个ICO启动项目中整合不同的区块链技术。 在英国召开的各种会议上的演讲者,在英国Sytel Reply担任区块链实践主管,为欧洲各地的员工提供区块链培训课程的领导者。

合作伙伴和顾问

Jay Best博士

Best博士被任命为2017年英国顶级密码策略家,经验丰富的C级执行官和董事会成员,率先在麻省理工学院深入学习GPUs,现在在伦敦、剑桥、牛津和爱丁堡之间担任讲师、顾问和投资者。

Mateusz Mach

福布斯30岁以下30位杰出人士。 Opus基金会首席运营官-基于以太坊和IPFS的音乐流媒体平台。 许多基于区块链项目的顾问,经营他自己的、集中于以太坊的软件开发公司。

Lee Hills

Lee在国际企业结构化和监管业务方面拥有数十年的经验。 Lee尤其擅长处理新行业、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并为那些视为高风险的行业采购/设计银行解决方案。 这使得Lee将其技术专长的范围扩大到区块链领域,在此领域他是第一个区块链赌博许可证的首席顾问,并就管辖事宜、反洗钱/打击资助恐怖主义合规和后ICO业务结构和发展向无数ICOs提供咨询。

Steven Ormond-Smith

Steven是一名合格的特许注册会计师,具有20多年离岸财务管理和控制经验。 Steven在银行、法律公司、受托人、财产和贸易公司的外包项目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在创立OrmCo之前,Steven曾在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工作了四年,负责管理几家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报价的全面上市和AIM上市公司的财务功能。 Steven还在为“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的两家工作中获得了宝贵的经验。

WorkHQ

WorkHQ是一个基于云计算的、作为中小型企业销售平台的软件。 它的旗舰产品是与京东、亚马逊和淘宝连接的库存管理系统。 WorkHQ计划将其API发布给第三方开发人员,在其平台之上进行开发,同时继续开发核心模块,如会计、人力资源和纳税申报。

Troutman Sanders LLP

Troutman Sanders LLP成立于1897年,是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拥有超过650名律师,他们在遍布美国和亚洲的16个办事处执业。 该公司的客户范围从大型跨国公司到个体企业家,几乎反映了所有部门和行业。 该公司所继承的丰富的经验、卓越的响应能力和对服务的坚定承诺,使得公司已经与全球各地的客户建立了强有力的长期合作关系。 为了表彰公司强大的服务文化,Troutman Sanders连续13年被列入BTI客户服务一流团队名单中。

Melrose公关公司

Melrose公关公司是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硅海滩中心的公共关系和创意营销机构。 作为在新媒体工作的千禧一代,我们处在传统的公关渠道和新兴的参与平台的交汇处,为区块链公司提供整合的营销传播解决方案。

风险因素

获取RepuX令牌涉及高度风险。 尽管RepuX协议将在令牌销售之前投入使用,但它尚未由RepuX充分开发。为了充分开发和成功发布RepuX协议的一个版本,在这个版本中各种类型的个体和公司数据可以按照上面“Repux的目的和目标”(“Repux协议推出”)标题下所描述的方式在销售方和购买方之间被货币化和交换,需要额外的资金资助以及开发人员和管理专门技能、时间和努力。 下列风险可能导致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及前景受到影响。

与获取RepuX令牌有关的风险

RepuX可能无法成功开发、销售和推出RepuX协议。

尽管RepuX协议将在令牌销售之前投入使用,但它尚未由RepuX充分开发。为了充分开发和成功发布RepuX协议的一个版本,在这个版本中各种类型的个体和公司数据可以按照上面“Repux的目的和目标”(“Repux协议推出”)标题下所描述的方式在销售方和购买方之间被货币化和交换,需要额外的资金资助以及开发人员和管理专门技能、时间和努力。 出于任何正当的原因,RepuX可能不得不为RepuX协议或RepuX令牌的规格作出更改,否则RepuX可能无法以实现那些规格或任何能够工作的协议形式来开发RepuX协议。 也许可能永远不会有可操作的RepuX令牌或可操作的RepuX协议。 如果成功开发和维护,RepuX协议或RepuX令牌在使用时可能不符合RepuX令牌持有者的期望。 此外,尽管开发、推出RepuX协议并随后开发、维护RepuX协议的善意努力,但是RepuX协议仍然有可能会出现故障,或者以其他方式没有被充分开发或维护,从而可能对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产生负面影响。

RepuX将使用预售收益进行重大投资,以开发RepuX协议的可操作版本,并将随后继续提高RepuX协议的效用和价值,以实现Repux协议推出的目标。 但是,RepuX可能不具备也可能无法获得成功完成RepuX协议开发并将其推向成功的RepuX协议启动所需的技术技能和专业知识。 尽管RepuX一直设法保留并继续竞相聘请专家,但是有可能缺乏经过适当的培训来开发和维护RepuX协议的管理、技术、科学、研究和营销领域的人员。 如果RepuX向用户展示RepuX协议的效用和价值的努力未获成功,RepuX可能无法继续进行RepuX协议的启动。

获取RepuX令牌可能涉及高度风险。

初创企业面临的财务和经营风险是显著的。 RepuX参与竞争的创业市场竞争非常激烈,生存并繁荣的公司比例很小。 创业公司在产品开发、市场营销、融资和一般管理和其他领域经常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往往无法解决。 此外,创业公司可能需要大量的融资,而这些融资可能无法通过私人配售、公开市场或其他方式获得。

RepuX可能被迫停止运营或采取导致解散事件的行动。

由于许多原因,包括但不限于加密和货币价值的不利波动、RepuX没有能力建立RepuX令牌的效用、完成Repux协议的开发以及进行RepuX协议的启动、商业关系的失败或知识产权所有权的挑战,RepuX可能不再切实可行地运行,RepuX可能会解散或采取导致解散事件的行动。

RepuX令牌分配的税务处理是不确定的,对持有人在未来的某些事件中可能会产生不利的税务影响。

RepuX令牌的税务特征是不确定的,每个投资者都必须就获取RepuX令牌寻求自己的税务建议。根据令牌销售获取RepuX令牌可能会对投资者造成不利的税务后果,包括预扣税、所得税和税收报告要求。 每个获取RepuX令牌的人,都应该就美国和非美国对获取RepuX令牌的税务处理,咨询并且必须依靠他们自己的专业税务顾问的建议。

与RepuX令牌和RepuX协议相关的风险

RepuX协议可能不被广泛采用,用户可能有限。

RepuX协议有可能不会被大量的个人、公司和其他实体所使用,或者,在更普遍地创建和开发分布式生态系统(比如RepuX协议)或用于RepuX协议的分布式应用程序中,只有有限的公众兴趣。 缺乏这种使用或兴趣可能会对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的效用产生负面影响。

也可能建立与RepuX协议竞争或比RepuX协议更广泛地被使用的替代协议

可能建立替代协议,使用与RepuX协议底层下相同或相似的开源代码和协议,并尝试促进与RepuX协议服务实质上相似的数据货币化服务, 这是可能的。 RepuX协议可能会与这些替代协议竞争,这可能会对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产生负面的影响。

RepuX协议的开源结构意味着RepuX协议可能容易受到用户或贡献者开发的影响,这可能会损害RepuX协议和RepuX的声誉,并可能影响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的使用。

RepuX协议将基于由RepuX和其他贡献者维护的开源协议运行。 作为一个开源项目,RepuX协议将不会由一个官方组织或机构代表、维护或监督。 RepuX协议的开源性意味着RepuX或贡献者可能难以维护或开发RepuX协议,RepuX可能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充分或及时地解决RepuX协议内新出现的问题或恶意程序。 不隶属于RepuX的第三方可能会在RepuX协议的核心基础架构元素和开源代码中引入弱点或错误,这可能对RepuX协议产生负面影响。 此类事件可能会导致对RepuX协议安全性和操作的信任丧失,以及用户活动的下降,并可能对RepuX令牌的效用产生负面影响。

RepuX协议可能是恶意网络攻击的目标,或者可能在其底层代码中包含可利用的漏洞,这可能会导致安全漏洞和RepuX令牌的丢失或被盗。 如果RepuX协议的安全性受到损害,或者RepuX协议受到挫败或妨碍用户访问RepuX协议、他们的RepuX令牌或RepuX协议数据货币化服务的攻击,那么用户可能会削减或完全停止使用RepuX协议,这可能会严重削弱RepuX令牌的使用。

RepuX协议结构基础、开源协议、软件应用程序和其他接口或以RepuX协议为基础构建的应用程序,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尚未得到验证,也不能保证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的创建、传输或存储将不会中断或完全地安全,这可能导致用户的RepuX令牌完全损失,或用户不愿意访问、采用、利用和在RepuX协议基础上构建。 此外,RepuX协议还可能是恶意攻击的目标,这些恶意攻击旨在识别和利用软件或RepuX协议中的弱点,这可能会导致RepuX令牌的丢失或被盗。 例如,如果RepuX和RepuX协议受到未知和已知的安全攻击(如双花费攻击、51%攻击或其他恶意攻击),那么可能对RepuX协议产生重大而负面的影响。 在任何这样的事件中,如果RepuX协议启动没有发生,或者RepuX协议没有被广泛采用,那么RepuX令牌就没有效用。

管理区块链技术、加密货币、令牌和令牌发行(如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的监管体系尚不确定,新的法规或政策可能对RepuX协议的开发和RepuX令牌的效用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目前,对令牌(包括RepuX令牌)和令牌发行(如本令牌发行)、加密货币、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尚不发达,并可能迅速发展,在国际、联邦、州和地方司法管辖区之间差异很大,并且存在显著的不确定性。 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各种立法和执行机构今后可能会通过法律、法规、指南或其他行动,这些行为可能会严重影响到RepuX协议的开发和增长以及RepuX令牌的采纳和效用。 RepuX、RepuX基金会或RepuX协议的某些用户未能遵守任何法律、规则和法规(其中一些可能尚不存在或有待解释并可能会发生变化)可能会导致各种不利后果,包括民事处罚和罚款。

随着区块链网络和区块链资产的普及和市场规模的增长,联邦和州政府机构已经开始关注,并在某些情况下对其使用和运营进行监管。 就虚拟货币而言,像纽约金融服务部这样的美国州监管机构已经建立了新的监管框架。 其他州(如德克萨斯州)已经发布了关于他们现有的监管制度如何适用于虚拟货币的指南。 一些美国的州(像新罕布什尔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华盛顿州)已经对他们州的法规进行了修改,将虚拟货币纳入现有的许可制度中。 根据美国联邦法律,对虚拟货币的处理也在不断发展中。 例如,美国财政部、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就虚拟货币的处理已经发表了指南。 美国国税局发布了一项指南,将虚拟货币作为不属于美国联邦所得税目的财产,尽管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其他法院或美国联邦或州的监管机构是否会遵循这一分类。 美国联邦和州机构都对违反他们对现行法律解释的人采取了执法行动。

区块链资产的非货币使用的规定也不确定。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公开表态说,某些区块链资产是商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公开报告,声明美国联邦证券法要求将一些区块链资产作为证券。 就国内政府或准政府机构对区块链网络或资产施加监管权力而言,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区块链网络在欧盟、中国和俄罗斯等许多非美国司法管辖区也面临不确定的监管环境。 各种非美国司法管辖区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通过影响RepuX协议的法律、法规或指令。 这些法律、法规或指令可能与美国的法律、法规或指令相冲突,或可能对我们的业务造成直接和负面的影响。 任何未来监管变化的影响都是无法预测的,但这种变化可能对RepuX协议的开发和增长以及RepuX令牌的采纳和效用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在美国和其他司法管辖区,新的或正在改变的法律和法规,或对现行法律和法规的解释,可能会对用于获取RepuX令牌的ETH虚拟货币的价值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或以其他方式对RepuX令牌和RepuX令牌持有人的的权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美国联邦证券法,发行RepuX令牌可能构成“证券”的发行

RepuX令牌是一种实用的令牌,它具有一种特定的消费性用途,即它允许RepuX协议的参与者因个人和实体共享数据而接收和支付价值,并以比目前的数据共享解决方案具有显著优势的方式在分布式网络上使数据可用。 鉴于RepuX令牌的性质及其它们发行的方式,我们认为它们不应被视为“证券”,就像1933年证券法(经修订的“证券法” )中所定义的一词。

2017年7月25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根据1934年“证券交易法”(经修改的“交易法”)第21(a)节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简称“报告”),描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DAO”(一个虚拟组织)以及该组织使用分布式账本或区块链技术促进DAO令牌发行和出售以筹集资金的报告。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现有的美国联邦证券法律应用到这种新的范式中,并确定DAO令牌为证券。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强调,那些在美国发行和出售证券的人必须遵守美国联邦证券法,无论这些证券是以虚拟货币购买的还是以区块链技术分发的。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公告和相关报告可以在这里找到:https://www.sec.gov/news/press-release/2017-131。

2017年12月1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向Munchee Inc.(简称“Munchee”)发出了一份停止命令(简称“命令”), 委员会发现这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公司为它的基于区块链食品评估服务最初发行令牌(简称“Munchee令牌” )硬币募集资金构成了非法的、未经注册的证券发售和出售。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命令中指出,Munchee在其白皮书和其他地方描述了:(1)为了增加Munchee令牌的价值(包括通过“烧毁”令牌而使Munchee令牌退出流通) 公司将要采取的行动,(2)公司将确保Munchee令牌持有人在二级市场上进行交易的能力,以及(3)公司如何使用留存的持股来买卖Munchee令牌,以确保Munchee令牌有一个流动性的二级市场。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进一步指出,尽管Munchee告诉潜在的购买者,他们将来可以使用Munchee令牌在它的“生态系统”中购买物品或服务,截至发行时,他们无法这样做,因为生态系统尚未建成。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指出,Munchee“通过在博客、播客和脸书上发表的关于利润的声明,为买家事先提供了合理的利润预期。”由于这些和其他因素,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确定Munchee令牌是”证券”, Munchee令牌在其首次硬币上市中的发行和出售违反了“证券法”。 在2017年11月1日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联络后,Munchees终止了其最初的硬币发行,并退还了购买者的资金。 该命令可在以下网址找到:https://www.sec.gov/litigation/admin/2017/33-10445.pdf。

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该命令的同一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杰伊·克莱顿发表了一封针对加密货币和初始硬币发行(“声明”)的公开声明。 声明提醒市场专业人士和投资者,并重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重点关注美国联邦证券法适用于基于区块链的发行和产品,包括二级交易。 在声明中,克莱顿主席指出:“仅仅将令牌称为“实用程序”令牌或者将其结构化以提供某种效用并不能阻止令牌成为证券... 根据美国[联邦证券]法律的规定,结合特性和强调基于其他企业或管理努力所带来潜在利润的营销努力的令牌和发行,继续包含一种证券的标志。”声明还提到法律上合规的私人令牌配售的可能性,这些令牌不是基于区块链投资的证券和途径,交易可能合法地进行,这意味着监管而不是消除这些不断增长的数字市场。 声明可在以下网址找到:https://www.sec.gov/news/public-statement/statement-clayton 2017-12-11

在评估了报告、命令和声明后,RepuX认为,RepuX令牌及其发行方式与DAO令牌、Munchee令牌及它们的发行过程有巨大的不同,因此,根据美国联邦证券法,RepuX令牌不应被视为“证券“。 不过,正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报告中指出的那样,令牌发行代表了一种新的范式,联邦证券法适用于这种新的范式是非常视具体事实而定的。 如果RepuX令牌根据美国联邦证券法被视为证券,我们可能被要求终止在美国的令牌销售,并退还从美国购买RepuX令牌收到的资金。 取决于整体令牌销售参与者中美国人占多少部分,这可能导致RepuX协议变得不再可行,RepuX被迫解散。

根据“交易法”,如果RepuX拥有超过1,000万美元的资产并且有超过2,000人参与发售,那么获取预售中的RepuX令牌的权利可能需要登记

资产总额超过1,000万美元、拥有超过2,000名股权证券记录持有者,或500名股权证券记录持有者但不是认可的投资人,必须根据“交易法”向证券交易委员会登记该类股权证券。 随着从预售和令牌销售中募集的资金,当RepuX建立RepuX协议时可能会超过1,000万美元的资产。 此外,根据SAFTs购买RepuX令牌的权利很可能被视为美国证券法下的证券,并且由于预售和令牌销售有可能超过2,000名投资者,紧接预售后RepuX可能拥有超过2,000名股权证券记录持有人。 然而,根据SAFT获取RepuX令牌的权利可能不是一种“股权证券”,即使它是一种“证券”。 如果总资产和股权证券持有者的条件得到满足,那么RepuX将不得不向证券交易委员会登记预售和/或令牌销售,这将是一个费力和昂贵的过程。 如果进行此类登记,大部分有关预售和令牌销售的信息将向公众提供。 如果根据SAFTs购买RepuX令牌的权利在RepuX财政年度的最后一天之前转换为RepuX令牌,那么RepuX将有能力在这种情况下避免登记,但由于复杂软件开发的不可预测性(如RepuX协议),不能保证RepuX协议在这个日期之前就已经启动了。

一旦RepuX协议启动发生,RepuX令牌持有者将没有控制权,RepuX可能只有有限的控制权。

RepuX协议由开源技术组成,该技术依靠计算机网络运行某些软件程序来处理交易。 由于这种不太集中的模式,一旦启动,RepuX对RepuX令牌和RepuX协议的控制有限。 此外,RepuX令牌持有人现在和将来都无权以任何目的投票或收取股息或被视为RepuX的股本持有人,任何东西也不会被解释为赋予RepuX令牌持有人RepuX股东的任何权利,或任何投票选举董事的权力、或在任何会议上向股东提交任何事宜的权力,或就任何公司行动同意或不同意的权力,或收到会议通知的权力,或接受认购权力或其他权力。

在某些情况下,参与RepuX协议开发和启动的某些人可能遇到与RepuX协议启动有关的潜在利益冲突,如是说的一方可以避免损失甚至获得利益,而其他RepuX令牌持有者此时正在遭受损失。

在某些情况下,参与RepuX协议或RepuX令牌开发和启动的某些人可能遇到与令牌销售和RepuX协议启动有关的潜在利益冲突,如是说的一方可以避免损失甚至获得利益,而其他RepuX令牌持有者此时正在遭受损失。 RepuX令牌持有者就RepuX令牌也可能产生税务和其他方面利益的冲突,这些冲突可能源于RepuX令牌条款、RepuX协议代码、RepuX协议、RepuX协议启动时间点或其他RepuX令牌发行、或其他因素。 RepuX的关键员工在此类事项上做出的决定可能对一些RepuX令牌的持有者比对其他人更有利。

RepuX令牌持有者可能缺乏监控其持股的信息。

RepuX令牌持有者可能无法及时或根本无法获得他想要的关于RepuX、RepuX令牌或RepuX协议的所有信息。 RepuX令牌持有人有可能不及时意识到已经发生的、与RepuX协议有关的重大不利变化。 尽管RepuX已经做出努力使用开源开发RepuX令牌,但这些信息本质上可能是高度技术性的。 由于这些困难以及其他不确定性,RepuX令牌持有者可能没有关于RepuX协议的准确或可访问的信息。

RepuX令牌没有历史。

RepuX令牌将是一个新形成的令牌,没有历史。 每个RepuX令牌应该在这样的基础上被评估:RepuX或任何第三方对RepuX协议前景的评估可能无法证明是准确的,并且RepuX不会实现其业务目标。

如果RepuX协议不能满足数据保护、安全、隐私以及其他政府和行业特定的要求,那么它的增长可能受到损害。

有许多数据保护、安全、隐私和其他政府和行业特定的要求,包括那些将涉及某些类型的个人数据的数据安全事故通知个人的要求。 安全方面的妥协可能会损害RepuX协议的声誉、消弱用户对其安全措施有效性的信心、对其吸引新用户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或导致现有用户停止使用RepuX协议。

区块链网络的进一步发展和接受,包括RepuX协议,是一个新的和迅速变化的行业的一部分,受到各种各样的、难以评估因素的影响。 区块链网络和区块链资产开发或接受的放缓或停止将对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的成功开发和采用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区块链行业的总体增长以及RepuX协议所依赖和互动的区块链网络的发展都受到高度不确定性的影响。 影响加密货币行业以及区块链网络进一步发展的因素包括但不限于:

ETH或其他基于区块链的令牌受欢迎程度或接受的下降会对我们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开发、普遍接受和采用、区块链网络和区块链资产的采纳和使用的放缓或停止可能阻碍或推迟RepuX协议和RepuX令牌的接受和采用。

区块链资产的价格波动非常大。数字资产价格的波动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ETH等区块链资产的价格历来剧烈波动,非常不稳定。 有几个因素可能会影响RepuX令牌的效用,包括但不限于:

单个区块链资产价格的下降可能会导致整个区块链资产行业的波动,并可能影响包括RepuX令牌在内的其他区块链资产。 例如,一个影响RepuX令牌持有者或用户对ETH信心的安全漏洞可能会影响整个行业,也可能导致RepuX令牌和其他区块链资产的效用不确定。

参考

目录